中国环保行业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中国环保行业网 首页 重污染行业 水泥 查看内容

水泥厂连续20年排污致居民患病 环保局称达标

2011-9-16 16: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351| 评论: 0|来自: 中国新闻周刊

点击放大
9月5日,昌盛水泥厂门口。 摄影/ 徐智慧

 
    水泥阴霾下的江西小镇

  水泥厂连续二十年冒出滚滚烟尘,周围学校与村庄深受其害,空气污染、晚稻减产、居民常患呼吸道疾病,但当地政府与环保局却得出“排污达标”的结论

  本刊记者/徐智慧(发自江西萍乡)

  9月10日,刘森林老师度过了他在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升坊中学的第七个教师节。学校安排教师聚餐,他没怎么动筷子,本地人嗜辣,他不能吃辣椒。有的老师喝酒,他不沾。以前喜欢抽烟,自从得了重度咽炎,连烟也戒了。

 

  现在与刘森林终日为伴的,除了100米外水泥厂冒出的滚滚浓烟,就是草珊瑚含片、正心丸、胖大海等一堆药物。

  呼吸烟尘的师生

  上学期,刘森林的病情严重到无法上课。他在黑板上抄下数学题,转身开始讲解,可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哑含混的声音。

  刘森林只好请假,赴南昌、长沙看病,诊断为重度慢性咽炎。医生询问了他的工作环境,告诉他,除了吸烟等不良嗜好,病情恶化的主要原因是长期在有害环境中工作。

  刘森林任教的升坊中学,是升坊镇唯一的中学,初中三个年级,共11个教学班,500余名学生,教职员工50人左右。学校墙外不到100米,坐落着昌盛水泥厂,水泥厂放出的烟尘,日夜不停笼罩在升坊中学每个角落。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9月初到达升坊中学时,正是下午上课前。学生们已进入教室,操场上热浪袭人,不见人影,空气中飘着水泥特有的气味,一层青烟笼罩在教学楼、树木之间的空隙。正午阳光直射,使烟雾呈现出诡异的幽蓝色调。

  教学楼三楼最靠近水泥厂的是九年级(初三)一班,老师没到,学生们在课堂里嘻闹。班干部于林(化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刚到升坊中学就读时,还不太适应水泥厂的烟尘气,在这里读了3年书后,同学们已经养成了“特有”的习惯。比如,每天早上到教室打扫卫生的同学,对桌椅上厚厚的灰尘见怪不怪;再比如,升坊中学的体育课只做些轻微运动,因为剧烈运动需大口喘气,会吸入更多烟尘,要是跑出一头大汗,汗水中粘着烟尘,也难受异常。

  他们不清楚这些烟尘对身体的危险有多大,但是咽喉不适如此常见,以致于他们已经不把这当病了。

  九年级一班的数学老师就是刘森林。刘森林上课时失声的场景,9·1班每个同学都看在眼里。他们自然而然联想到,从附近水泥厂飘来的烟尘,是刘老师得病的原因。经过查资料,他们得知,水泥生产过程中不仅产生大量烟尘、粉尘,还生成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氟化物、二氧化碳(CO2)、一氧化碳(CO)等有害气体,这些无疑对身体都是有害的。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课堂上问,“哪个同学不喜欢附近的水泥厂,请举手?”所有人齐刷刷举起手来。

  慢性病没有特效药,刘森林只能长期服用草珊瑚含片这种舒咽利喉的非处方药缓解病情。即便药品较廉价,也已花掉几千元。按医保政策,未住院治疗,这笔费用只能他自己掏。

  今年50岁的刘森林在升坊中学教了7年书,是该校任职时间最长的教师之一。曾在开坊中学任教的彭源远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工作时间较长的老师多有呼吸道方面的问题,除了刘森林,病情较重的还有一位音乐老师和一位英语教师,分别患有严重咽炎和支气管炎。

  但刘森林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升坊中学的500多个孩子。“他们正长身体,每天呼吸含有烟尘的空气,即便症状轻微,将来有一天可能会有慢性病的症状表现出来。”他说。

 水泥拌“莲花血鸭”

  彭福恩今年75岁,一辈子生活在浯塘一村,亲眼看着昌盛水泥厂从1990年代初建厂至今,把原本静谧的村庄弄得乌烟瘴气。当时还未施行《乡镇企业法》,这些厂家建设时亦没有经过环评等程序的情况下,就开工生产了。

  彭福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升坊镇以前有三家水泥厂,关闭了一家,有一家水泥厂几年前进行改造,已经不烧窑,从别厂进半成品,生产高品质水泥,基本上没有烟尘污染。只有昌盛水泥厂,20年来持续冒烟,喷出大量有害烟尘。

  最近几年,基础设施建设大张旗鼓,建材市场水涨船高,水泥厂日夜不停开工,造成的污染开始让村民吃不消。

  彭福恩和村民们发现,晚稻产量开始莫名其妙地下降。以前晚稻产量高过早稻,现在还不到以前的一半。“收获稻谷后,用鼓风机一吹,很多稻壳都跑了,里面是空的,没有结实。”

  村民特地去请教农学专家,才知道,晚稻受粉季节,天旱少雨,水泥厂冒出的烟尘落在谷穗上,阻碍了稻谷受粉,所以会产生那么空壳。而早稻受粉时正值多雨的春季,烟尘落下来,就被雨水冲掉。所以早稻产量跟以前相比没有什么变化。

  现在浯塘一村的大部分村民已经不种晚稻。“收成减半,可能连成本都捞不回。”彭福恩说。

  村民彭少峰自幼习武,天不亮就起床站桩。月光明亮的时候,他常常会发现,昌盛水泥厂大烟囱里喷出黑色的浓烟,把大半个天空遮得密不透光。夜间骑摩托车外出打鱼时,如果赶上水泥厂“排烟”,烟尘扑簌簌落在脸上,睁不开眼。车灯照射范围内,无数粉尘飞舞。“水泥厂几乎每天傍晚和凌晨都会偷偷‘排烟’,白天见到的烟尘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小污见大污’。”

  村民彭小毛原来的房屋和昌盛水泥厂一墙之隔,他对水泥厂“排烟”感触最深:衣服不敢晒在室外,“白衣会变成黑衣,黑衣会变成白衣。”他家常年门窗紧闭,只有污染没那么严重时,才开窗透透气。有一次,彭小毛修房顶,看到瓦片上结了寸许厚的水泥壳,敲都敲不碎,原来是水泥粉尘落在瓦上,经雨水一泡,竟凝结成了水泥块。

  彭小毛的妻子也得了严重的咽疾,话音嘶哑难辨。五年前,彭小毛请村里批了一块离水泥厂较远的宅基地,建房搬家。因为缺钱,房子时断时续建了三四年,直到去年才搬进新屋。

  莲花县是革命老区,升坊镇一家饭店门前立着一块牌子,“进井冈山游客接待处”。一位游客用餐后表示,升坊镇名菜“莲花血鸭”,可以改名叫水泥拌“莲花血鸭”。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免责声明|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中国环保行业网 ( 沪ICP备10216952号-1 )

GMT+8, 2018-8-14 23:30 , Processed in 0.05822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