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保行业网

 找回密码
 注册

长江铝业被指污染环境柑橘绝收癌症剧增

2011-12-1 15: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196| 评论: 0|来自: 时代周报

    宜昌长江铝业有限公司(下称“长江铝业”),已经成为当地政府手中最大的“烫手山芋”。

  长江铝业总投资规模达10亿元之巨,是宜昌市点军区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年销售额逾20亿元,已带动当地600多人就业。

  长江铝业于2003年落户宜昌点军区桥边镇白马溪村,两年后开始投产。此后,长江铝业周边村民家中的柑橘产量逐年下降。

  “污染面积达4000余亩土地。近两年,柑橘地甚至出现绝收的情况。”桥边镇副镇长谢立向时代周报记者坦承。

  更为严重的是,长江铝业投产后,当地癌症病发率激增,这让村民人人自危。

  “受污染最严重的两个村民小组这几年已经有30个人患上癌症。”白马溪村一位村民皱着眉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尤其是四年前的那场事故之后,情况变得十分糟糕。”

  2007年,长江铝业发生重大铝粉泄漏事故。“从那时候起,柑橘产量急剧减少,长出的蔬菜奇形怪状,味道苦涩,”更为诡异的是,村民饲养的牲畜经常离奇死亡,上述村民感慨道,“现在的白马溪村,没人敢养家畜了。”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获悉,长江铝业当初落户点军区时十分仓促,甚至未来得及对附近村民进行隔离安置。如今,长江铝业厂区与村民住宅之间,仅相隔一道围墙。

  “区政府一味追求GDP的增长,所以在引进长江铝业这类大型工业项目时,根本无暇考虑环境保护等相关问题。”当地一名知晓内情的官员评说。

  作物、禽畜多遭殃

  11月22日,宜昌市点军区桥边镇白马溪村,盘踞天空的乌鸦黑压压一片,如同一团团浓得化不开的墨,让人喘不过气来。乌云之下,是4000亩被污染的土地。

  在这4000亩土地中,耕地883亩,山林地350亩,其余2000多亩均为柑橘园。宜昌是闻名全国的“柑橘之乡”,柑橘是白马溪村村民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初冬时节的白马溪村,满目萧瑟:柑橘园内杂草丛生,农田里亦是遍地荒草。

  距离柑橘园不到百米距离的地方,有一个池塘,水质浑浊,臭味熏天。“这个水塘现在鱼虾死绝,早就不能喝了,成了祸害。”多位白马溪村村民对此愤愤不平。

  “长江铝业还没有来的时候,这里的柑橘长得很好,我们都是靠种橘为生。前几年,只是橘子产量下降,质量变异;近两三年,在污染严重的地方,柑橘树连叶子都长不齐,也不挂果。”抚今追昔,当地村民感慨万端。

  说话间,一老农扛着干柴从此路过。他摇着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些柴都是从柑橘树上砍下来的。柑橘不挂果,家里没钱烧煤气,就砍橘树当柴烧了。”

  在白马溪村,被污染所影响的不仅仅只是柑橘树。

  “后院种的豌豆,里面全是黑的,像发霉一样;种的红薯,也跟豌豆差不多;菜园里的丝瓜,都是扭曲的,非常硬,根本不能吃。”正常农业生产甚至是日常生活也受到干扰的异象,让习惯了春华秋实的白马溪村村民们无所适从。

  湖北乡村常见的鸡鸣狗吠的场景,在白马溪村却难得一见。白马溪村村民家中很少有人饲养家禽和牲畜。

  “农作物普遍被污染,农户很少养猪,因为根本喂不活嘛。从2006年开始,村里的猪和鸡总是离奇死亡。”白马溪村村支书彭于彦出言谨慎,“但是,不能断定这就跟长江铝业污染有直接关联。”

  白马溪村的土地污染,究竟严重到何种程度?

  宜昌市环保局卫生检测站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3月,他们对白马溪村的土壤进行检测时发现,“土壤30厘米以下,都含有超标氟化物……土壤肯定是受到污染的”。

  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一检测结果却从未向村民公布过。为此,村民曾多次向宜昌市环保局索要,但均被以各种理由推诿掉。

  时至今日,白马溪村的村民们依然无法知晓,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到底有多“毒”。

  长江铝业的“不小贡献”

  在湖北电力35KV点桥线018号铁塔西边200米处的山包上,长江铝业董事长曾小山于2008年冬天在此建造了一座城隍庙。

  城隍庙四周遍植松柏,庙门正对着长江铝业厂区。村民介绍,每年农历正月初一或十五,曾小山都会与其子曾超林带着厂区工作人员前来“烧香进佛”。

  今年上半年,愤怒的白马溪村村民闯入城隍庙,将庙宇毁坏。激怒村民的并非城隍庙,而是城隍庙建造者曾小山的长江铝业。

  “柑橘地绝收,蔬菜卖不出去,养猪猪死,喂鸡鸡亡。”在白马溪村村民失去主要生活来源的情况下,长江铝业开始对村民发放补偿,每亩柑橘园每年最高补偿为1850元,最低160元。

  村民陈红艳称,长江铝业从2006年开始向包括白马溪村在内的周边村民发放补偿,当年补偿金额为60万元。据宜昌市环保局监察支队党支部副书记张体敬介绍,2011年,长江铝业承诺补偿白马溪村及周边地区村民300万元,但这笔资金目前尚未到位。

  对于这一补偿标准,村民们并不满意。村民陈红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5年前,每年卖橘子的收入就有5万多块。一棵橘子树年产量三四百斤,产值最低也有200元。”

  陈红艳曾多次到镇里上访,反映意见。桥边镇在一份《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称:对柑橘树补偿划分为7个等级,从1850元/亩至160元/亩不等。补偿标准最高的为T区,最低为D区。若按照每亩种植60棵柑橘树来算,即每棵柑橘树最高补偿为30元,最低3元。

  白马溪村村委会主任彭于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家种的300株柑橘正常年份的收入约2.4万元,如今仅0.4万元,“因为是村干部,要服从大局,补偿少,也不好说什么”。

  “以前靠1亩多的柑橘过日子,加上种蔬菜,每年有八九千块的收入。现在,长江铝业的污染补偿费每年只有2000多块,老头子身体不行,每天要吃药,钱不够用。”说到家中的窘境,78岁的李金枝几度哽咽,“只好靠上山挖点麦冬(一种中草药,有润肺止咳功效)、鱼腥草,捡些橘皮卖钱。”

  说完,李金枝进了屋,挎起一只竹篮,步履蹒跚地走出家门,到屋后山地挖麦冬去了。

  对于污染补偿费一事,长江铝业总经理曾超林解释:“公司每年对村民作出的补偿,不是因为污染问题,而是想到这些村民是弱势群体,作为这么大一个企业,对当地农民进行资金上的扶持,也是应该的,给他们钱,就相当于我们企业在做一项公益事业。”对于白马溪村柑橘绝收一事,曾持完全否认态度,“根本不可能有这回事。”

  当时代周报记者反复询问“长江铝业是否对当地环境造成污染”时,曾超林勉强承认,“这么大一个工业,污染肯定是有的”。

  同时,他又辩解说:“从2006年开始,就对村民进行补偿。作为点军区最大的一个招商引资项目,长江铝业带动了当地600人的就业,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不小的贡献。”

  对于曾超林所说的长江铝业对于当地的“不小的贡献”,白马溪村村委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心存异议。他说,“长江铝业自进入桥边以来,对白马溪村可以说基本无贡献可言,留给桥边镇的财政支出费用,也是微乎其微。”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免责声明|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中国环保行业网 ( 沪ICP备10216952号-1 )

GMT+8, 2018-2-24 23:46 , Processed in 0.05197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